我读书的时候特别不喜欢读书,工作了很多年再去读书总觉得有些不习惯。每次作业都会拖到最后去做。研究生的时候老师也不会催着你做作业。全凭自觉。

 

老师只看你交的结果。我感觉我像去休养生息,每天都花很多时间睡觉。每次同学问我刚才做什么了,我的答案就是睡觉。他们总说。Yan is here for recreation.我就笑而不语。

 

我刚进学校学什么都蒙圈。听啥啥不懂,说啥啥不会。我本不是个勤奋好学的人。要不是被迫做助教,必须对学生负责,不能丢中国人的脸,我也不会特别勤奋。所以说,人要有点压力,才会有动力。

 

当我真正进入状态都是一个学期快结束的时候了。到期末的时候我才意识到,天呐,平时不努力写作业,堆在一起简直就是噩梦,我都不敢回忆那段时间是怎么熬夜把论文,小作业一点一点熬过来的。

 

 

 

所以第二学期我就变成主动学习的孩子了,并且还带动周围的同学跟我去图书馆学习。我们霸占图书馆里的group-study room一起学习,当然偶尔也聊天和自拍。

 

上次说过,我第一年的同学都是美国人。最开始我觉得他们说得太快了,比托福听力要快很多,我都跟不上他们的速度。当我跟不上的时候,他们说他们的,我就笑而不语地假装听。遇到听懂的时候就随意搭几句话。

 

他们又说我,Yan is the stabilizer of the class(艳是班里的稳定剂,意思是我很安静)。嗯,咋那么能给我贴标签!其实我就是懒得说话,有的时候是不会说。

 

每次我都跟同学说,你们要是去哪里玩,一定带上我啊。我主要是来体验生活的。玩的事情一定不能缺席!所以,每次周四晚上就开始有的party,他们都会邀请我。

 

这种party,同学们每次去都要喝酒。而我,每次喝多了都会说起流利的英语。

 

 

 

第一次我和同学去聚会的时候,我以为是先吃饭后喝酒。当时我们两个也没有说定时间,就说到时候他来接我。结果我从7点,空着肚子等到10点半,他才来接我。

 

我跟他去另外一个同学家里。初来乍到,大家本着欢迎外国人的原则,每个人都跟我敬酒。我也很实在地都喝下去了。一边喝还一遍回味,果味酒,真不错呀!桌子上有小零食,我捧着一盘cheese cubes给自己垫底,越吃还越上瘾。

 

傻傻如我,不知道那果味酒其实是whisky调的果汁,所以也就无知无畏地和人干杯。喝到半夜我依然揭开我的affective filter(语言学上定义为情感屏障,指人在用外语表达的时候的害羞,担心,它会阻止人开口表达的欲望。),和周围的人聊得很开心。

 

到后半段我已经不记得自己说的是什么,经济政治,历史文化,我肚里那点墨水,能说的都说了。我还不停的欢迎别人来北京旅游和工作。搞得别人一直问我同学说她是不是为政府工作。

 

第一次的经历是悲惨的,我是断片的状态。据说我当天的语言表达是native-like,不过我都不记得了。幸亏清醒的最后几分钟特意跟我同学说清,一定要安全把我送回家,这才没出什么乱子。

 

在这里我要对女生说,千万不要这样,一定不能失控,保护自己,安全第一。再次强调,我是无知无畏。再后来的聚会,我都会让自己under control。

 

参加聚会是一个很好的交友途径。因为每次都会有朋友带来新朋友,下次这个新朋友又会带新朋友。所以逐渐你能扩大自己的圈子。后来,我酒量逐渐大了,我的英语表达也流利起来了!

 

随之的结果是,我的朋友也多了,和同学关系也更亲密了。美国同学也是过酒量,酒过三巡,看谁都是好朋友。哈哈,无酒不欢,不醉不归。

 

 

 

其实不仅仅是喝酒。在和同学的交往中,在看他们做事的时候和听他们给我讲故事的时候,我也从他们身上学习了很多。我很钦佩他们很多人从小就对自己人生有清晰的规划。

 

有的人特别擅长规划组织每日事物,就像老友记里的Monica。他们做作业精细仔细。遇到困境的时候,他们经常会找到开解自己的方式,很快能疏解自己的负面情绪。

 

他们说这些都是小时候学校里学习过的,有计划地做事,情绪控制等等。他们除了喝酒,还喜欢音乐和运动。这些都是他们开心或不开心的时候喜欢做的事情。

 

这些让我感到羡慕,当然只是我作为一个独立的个体,而不是指全部中国学生。我的生活除了刻苦学习和工作,缺少了很多色彩。

 

我在和他们聊天的过程中也了解了很多书本上学不到的。我的一个同学做了一次外科手术,他说他最近几年都在还做手术的钱。正好那个手术保险不cover,所以他选择分期付款。我知道了原来看病还能分期。

 

还有一个同学,他的梦想是去做音乐做乐队。但是他知道他没有钱支撑他的梦想,所以他选择读语言学硕士和博士以便以后能养活自己来支持自己的音乐事业。

 

一个身有残疾的同学,生活和学习都很困难,并不像我们想象那么美好。她的成绩和作业,比我一个外国人还差一大截。班里有家境很好的女孩,高兴了就去英国读书。读到一半觉得贵了,又辍学跑回美国读书。头一天我们说,系里有个男生好帅。没过几天那个男生成了她的男朋友。她人很美,温文尔雅,说话慢条斯理。每个节日都会给我们礼物。

 

我们都觉得她很完美,她也有她苦恼的问题。头发是自然卷,每天早上要花很长时间来拉直头发。从小的时候就对40多种东西过敏。长到了后减少到10几种。每次吃东西都要十分谨慎。我亲眼看到她吃了一口有坚果的多纳圈之后,脸上开始起红点,一边吃药一边赶去诊所处理。过敏是欧美人很常见又很无奈的一种病。

 

 

 

也许是环境太干净了,对细菌的抵抗力不足,也可能是吃转基因食物造成的后果,都不知道。我们都很爱护她,她失恋了,我们就会一起陪她吃冰激凌,看电影,大笑。

 

我刚到的时候对女生平时做指甲,染头发的很多细节都不会表达。女生们就单独聚会来说这些小秘密。我说我想染个头发,她们拿出一个色板,色板上能有50多种颜色。

 

而我除了知道红色是red,完全不懂什么叫auburn. 也不知道挑染叫highlight。 不知道指甲上的肉叫cuticle,而商店里还有专门给这个地方使用的滋润霜。

 

我要帮国内的同学买化妆品,他们带着我去,教我读Estee Lauder,告诉我amazon的正确发音。每次我帮很多人一起买几百美元的化妆品的时候,他们总是笑我。

 

Yan is rich!I can only afford things sold at Wal-Mart!

 

指甲油(nail polish),睫毛膏(mascara睫毛eyelash, 眼皮eyelid),眼线笔(eyeliner),眼影(eyeshadow),口红(lipstick, lipgloss唇彩),润肤霜(moisturizer),爽肤水(lotion)等等很多单词。

 

这些单词都不是我在书上学习到的,都是买东西和聊天的时候,在生活中学到的,很有意思。

 

我们还经常开化妆party,要求dress up, 每个人带着自己的化妆包,一起去研究怎么把自己画漂亮。所以,那几年,我是有追求的。我会准备礼服的小裙子,准备高跟鞋和首饰,晚上出去玩的时候,我会化妆。我还学会了用直发板拉直头发。虽然这一切都在我回到北京以后被慢慢忽略,但这些记忆回想起来很温暖。

 

Copyright Disclaimer: The copyright of contents (including texts, images, videos and audios) posted above belong to the User who shared or the third-party website which the User shared from. If you found your copyright have been infringed, please send a DMCA takedown notice to copyright@huhu.us. For more detail of the source, please click on the button "Read Original Post" below. For other communications, please send to info@huhu.us.
版权声明:以上内容为用户推荐收藏至HUHU网站,其内容(含文字、图片、视频、音频等)及知识版权均属用户或用户转发自的第三方网站,如涉嫌侵权,请通知copyright@huhu.us进行信息删除。如需查看信息来源,请点击“查看原文”。如需洽谈其它事宜,请联系info@huhu.us